从“卡廷惨案”说到为尊者讳

所属栏目:X生活卡 2020-06-17 10:36:44 来源于:http://www.msc469.com

从“卡廷惨案”说到为尊者讳

卡廷惨案埋尸现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0年斯大林和当时的苏共中央政治局主要成员签字批准,秘密杀害了两万多名波兰被俘军官和被押侨民,埋葬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等处。1943年,埋尸被德国佔领军发现,斯大林和苏联政府对这一残酷暴行,千方百计地抵赖,一桩推诿罪责的公案,由此开始。

如果说当时斯大林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魄”能促使他公开宣布:处死这批波兰人,因为“他们都是苏联政权的顽固的、死不改悔的敌人”(贝利亚给政治局报告中语),那幺,事情要简单得多,但是斯大林动用国家政权的力量製造了一个弥天大谎。他甚至组织了一个以布乐坚科院士为首的调查委员会,经过“认真调查”,发表了一份特别报告,详细而严密地“揭露”卡廷惨案是德国人製造的。战后,他甚至指使苏联检察长鲁登科要求纽伦堡法庭确认纳粹在卡廷森林犯下的罪行。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所有苏联领导人仍对卡廷真相讳莫如深。就连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所作“秘密报告”也只字未提卡廷的事。是他们不了解情况吗?不!“现在已经众所周知,隐瞒卡廷真相的不只有斯大林政治局,而且还有全部苏共中央总书记。”这是贝利亚的儿子谢尔戈·贝利亚在《我的父亲贝利亚》中说的(该书俄文版出版于1994年)。我认为他的话合乎情理,是可信的。

谎言所以能维持50年之久,只有一个原因:“为尊者讳”。卡廷事件太沉重,影响斯大林的名誉,而斯大林的名誉就是苏共的名誉。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时候历史是任人捏造的。但捏造的历史毕竟不能持久。总有一些有勇气的政治家、思想家会认识到:因为某一位统治者的个性扭曲而铸成的沉重的十字架,不应该永久套在人民的头上。

1989年3月22日,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党中央国际部长法林联合给苏共中央写报告,要求公布卡廷内幕。“正确地说明事实真相,具体责任在谁,这种行动的代价将小于因目前的无所作为造成的损失”(本文未注明出处的引语均引自《世纪档案》)。

对这三位政治家的其他方面应如何评价,我不知道。但他们对卡廷事件的意见,肯定是勇敢而正确的。

他们的意见被戈尔巴乔夫为首的政治局採纳了。1990年4月13日,塔斯社承认了卡廷事件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同一天,戈尔巴乔夫亲自向来访的波兰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交出部分材料,并向受害者亲人表示慰问。苏方的行动得到波方的讚许。

1992年10月14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特使将两包有关卡廷事件的“特密档案”移交给波兰总统瓦文萨。这桩震惊人类的公案告一段落。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但我却反覆思索着1990年发生的事:苏联人认罪了,波兰人表示讚许。我想,如果戈尔巴乔夫,甚至于以后的叶利钦也坚持“为尊者讳”而三缄其口,事情会怎样呢?戈尔巴乔夫曾为自己的行为作过解释:“讲这个悲剧不轻鬆,但应当讲。只有讲出实情,才能达到真正的革新和真正的相互谅解。”(见谢尔戈·贝利亚《我的父亲贝利亚》)这位苏共末代总书记,现在变得人微言轻了,但这句话肯定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应该能给以后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一些启发。

相关文章
申博私网稳赢|地区最大最全|最新的生活资讯|让网络为生活服务|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ag亚美app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凯发电玩首页